孙忠春先生从汽车制造业的角度进行了分析

2019-05-01 14:21

谈及人才培养与引进,贺东东先生从三一重工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分析。在三一重工这样做工程机械的企业,工程师是最吃香的,有技能的工科人才是企业急需的。只要有好的技术,好的发明,价值很容易变现。孙忠春先生从汽车制造业的角度进行了分析,海马汽车集团把人列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要有关键技术,关键零部件及设计开发能力三个资源,人才和手段非常重要。企业不论有多规范的流程,多健全的制度,多系统的管理标准,最终还是要有优秀的人才,有一个全面的机制把人才队伍建立起来。他认为人才是企业最关键的,背后是机制。

针对《中国制造2025》出台后小微企业的政策支持问题,李北光先生说,现在很多企业都有实力做产品研发,核心竞争力的技术创新。但谈到创新转型,他们同样需要国家层面的平台支持,尤其是共性关键技术的支撑。实施中国制造2025,总的来说要体现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但在市场力所不及的情况下,需要由国家为企业创新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做好外部性支撑。如下一步要推动制造业的人才培养,通过建立制造业创新中心等共性技术研发平台、产业化的转化平台,培养技术创新型人才和技能型人才。将注重抓好技术工人这支队伍的制度建设,推动一些本院校向职业技术院校转型,鼓励大学和企业共建实训基地,创建现代新型现代学徒制等,为企业向智化转型,提供既有高智力又有动手能力的技术工人。

万魔声学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ceo谢冠宏先生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历。他坦言,自己的创业来自偶然。中国传统制造业很多都是依靠“压迫模式”盈利,压迫工人,压迫厂商,在低端相互挤压。谢冠宏认为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创办1more后,他希望缔造一种基于创新而非廉价劳动力的新商业模式,充分发挥供应链的潜力,帮助加工厂提升能力,通过透明的利润分红,打造真诚的合作关系。这就有了后来1more的联创模式。谢冠宏喜欢用“抢银行”解释这种模式:做生意正如抢银行。银行里那么多钱,你一个人的能力是抢不到的,得合伙去抢。抢到钱后,分赃要公平。分赃不公,就有不满,就会内讧,就没法继续合作。找那些有阿甘精神的人合伙,一起抢银行,强调信任、公平、透明与合作的文化,就是1more的联创模式。希望这种模式能够把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把国内企业打造成冲向国际名牌的联合舰队,希望有更多的复制者。顺天应人、优胜劣汰,是我们的信念。

浙江健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茂义先生分享了健盛集团作为民用传统制造业的蜕变历程。他说,当今社会资本运作热火朝天,互联网+飞上天,而作为国民经济主体的制造业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与压力。虽然如此,20多年来,健盛集团一直坚守实体经济,专注于如何把一双袜子做好,做细,做精。早在五年前,健盛集团就提出通过互联网、物联网、机器人等技术,实现工厂的智能化运行,将生产袜子工艺流程打造成与造汽车一样的流水线作业。就是这种“工匠”精神使企业从一个以手工作业为主的传统纺织企业,变成了一个“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高产品附加值”的现代化大型棉袜生产集团。他认为,制造业、实体经济要拥抱互联网,利用互联网的工具、方法和观念来改造,提升生产的效率,降低生产成本,为客户提供品质最优、性价比最高的产品。

工业和信息化部规划司副司长李北光先生是《中国制造2025》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办负责人,是《中国制造2025》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他以“创新与中国制造2025”为题,分析了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下的机遇与挑战。他认为,一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在于制造业。制造业自主创新转型将引领经济转型成功。制造业创新能力不强,是导致我国经济发展方式难以转变的重要根源。创新发展是《中国制造2025》的主题,国家将通过制造业创新中心工程、智能制造工程、工业强基工程、绿色制造工程、高端装备制造工程等国家层面的支持,为制造业企业向高端发展,提供共性关健技术、人才等强大支撑平台。李北光先生的演讲,紧紧围绕制造业由大到强新的历史使命,豪情壮志博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最后,他引用习主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号召,鼓舞大家弘扬民族精神,为“建设制造强国,支撑我‘中国梦’”添砖加瓦!

在问及小米与乐视的模式时,谢冠宏先生说,每个人首先需要掌握一个基本的核心价值,也即核心的竞争力,才能去做大事业。他从小米对ui的不断优化、乐视坚持做自己的视频内容,服务与品牌,社群建设等方面分析了小米与乐视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李北光先生则通过华为和小米pk的例子,提出制造业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方向。他认为,制造业企业要主动拥抱互联网,保持核心制造技术,通过应用信息技术促进传统产业智能化转型。

谈及汽车行业自主品牌的问题,孙忠春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自主品牌在全国的乘用车市场中所占份额接近40%。企业生存发展还是要看核心竞争力,关键的零部件资源、核心技术和人才,在整个价值链中占很大比重。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造业持续快速发展,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然而,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我国制造业仍然大而不强,在自主创新能力、资源利用效率、产业结构水平、信息化程度、质量效益等方面差距明显。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动“中国制造2025”之后,2015年5月19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完成中国制造由大变强的目标。

六位嘉宾的主题演讲从不同角度对“中国制造2025”进行了解读,“智”造、创新、人才是他们不谋而合的共识。观众通过现场互动交流群积极提问,交流思想,对于中国制造业发展的讨论意犹未尽。在下面的圆桌讨论环节中,张峥教授与六位嘉宾针对观众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更为深入的讨论。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工程及自动化学院原院长刘强教授进行主题演讲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本科研究生项目主任龚六堂为本场论坛致辞。他提到,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使得2016-2020年成为特别值得期待的一个阶段。过去30年经过不懈努力,我们国家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每年平均gdp增长9.8个点左右,gdp从几千亿到现在几十万亿,约占全世界的13%。但这种高增长是靠高投入、高能耗、高排放而来的,是不可持续的。《中国制造2025》实际上为未来中国30年的制造业发展指引了方向: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要迈入制造强国行列,进入世界制造业强国第二方阵。到2035年,要达到制造业强国第二方阵前列水平。到2045年乃至建国100周年时,进入世界制造业第一方阵。同时他认为,创新驱动、质量驱动、绿色发展、结构调整的重中之重是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

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首席流程信息官贺东东先生以“物联网大数据驱动智能制造”为题,介绍了三一重工的研发创新情况。他表达了作为我国领先的工程机械企业,为中华民族贡献一个世界级企业的理想与社会责任感。基于流程的业务变革,基于数据的智能制造,基于用户的模式创新是三一重工智能制造的实施策略。他详细介绍了三一重工在产品智能化、平台智能化、制造智能化、服务智能化、大数据分析与应用等方面的探索与成果。他说,下一个风口一定是智能制造,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结合是现在才出现的,在这一点上,中国企业完全可以摆脱路径依赖,在同一起跑线上,以更大的热情去发展。通过打通物联网,实现互联网与物联网的对接,中国制造可以实现弯道超车,由大变强。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工程及自动化学院原院长刘强教授以“智能制造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为题,分享了世界制造业发生的四大变化。新一代信息技术高度融合,制造业走向工业4.0时代;发达国家的“高端回流”,新兴工业体的“中低端分流”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双向挤压”;《中国制造2025》提出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战略目标;“互联网+智能制造”正在推动制造装备、设计过程、加工工艺、管理和服务的优化。随后,他以德国与美国为例,介绍了发达国家应对制造业需求挑战的策略,并介绍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核心概念。同时,他以“西门子数字工厂”、ims计划为例介绍了智能制造的历史情况。对于智能制造,刘教授建议,不要在落后的工艺基础上搞自动化;不要在落后的管理基础上搞信息化;不要在不具备网络化数字化基础时搞智能化。智能制造标准规范要先行;智能制造支撑基础要夯实;赛博物理cps理解要全面。最后,他通过西门子数字化工厂的视频,全面展示了智能制造的愿景。

谈及“虎视牛形”,张茂义先生说,健盛原来是一家非常传统的做袜子的企业,是做代工的。上市以后,公司不再满足于只做代工,在发展战略上做了一些调整。提出“虎视牛形,再创辉煌”的口号,就是要像老虎一样紧盯着我们的目标,像老黄牛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谈及三一重工跨界发展的问题,贺东东先生表示,三一重工也在跨界,但主要是与企业的核心能力是相结合的多元化的跨界。一方面目前我们做的风机设备,海工设备,石油装备,都与企业的传统优势及机电液的研发能力相关。另一方面是互联网带来的跨界,如:三一正在做一个基于互联网的保险产业。三一有强大的线下维修和服务网络,可以帮保险公司控制好出险后的成本。同时设备直接联网,甚至不需要线下的销售人员,这是一个典型的颠覆式的创新。

谈及航空制造业的发展,刘强教授表示,我国已研制出了最新的第四代战斗机,向世界展示了我国飞机制造的最高水平。同时,他透露,国家非常重视航空发动机的发展,将启动有关的重大科技专项。大家可以期待,在不远的时间内,我们不仅会有自己的非常好的军机发动机,也会有用于大客机的国产发动机。